游客您好,欢迎访问江苏省造纸行业协会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注册用户  找回密码
协会动态 首页>> 资讯中心 >> 协会动态
中国纸业网专访我协会会长牛庆民
作者:管理员  发布:2014-07-17  浏览次数: 2828

    中国纸业网:牛会长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访问,请您先为我们介绍一下近几年江苏省造纸行业整体的发展情况。

    牛庆民:首先,我来简单介绍一下江苏省造纸行业这几年整体运行的情况。江苏省造纸行业单从纸及纸板的产量上来说,排名在全国第四位。从纸张的质量、装备技术、企业规模、行业核心竞争力,以及它的可持续性等综合来看,在全国排名应该是第一的。特别是近几年,我国造纸行业发展遭遇瓶颈,造纸产能集中释放情况有所缓解,产量增幅逐年减少,2013年更是出现了“负增长”,但江苏造纸行业仍保持着“稳中有升”的良好发展态势。

    目前,江苏年产50万吨以上规模的企业有8家,其中200万吨以上的有2家,100万吨到200万吨的有1家,50万吨到100万吨的有5家,这一数字,在全国属于领先位置。这些企业不仅仅是在规模上达到领先水平,在工艺、质量上同样名列前茅,可以说,江苏造纸工业已摆脱了单位产品高污染、高能耗的情况,基本进入绿色、低碳、健康的发展轨道。

    再者,从“内涵”分析。江苏造纸领先于全国造纸行业。具体可以概括为“大、好、强”。

    第一是“大”。 虽然江苏省的造纸企业数量不多,但这些企业,每家的年产量都很大,所以行业密集度高。2013年,江苏造纸规模以上企业有56家,统计的产量是1286万吨,平均产能达到了20万吨以上。全国2013年总产量10110万吨左右,规模以上企业有2934家,平均产能只有3万吨。从这一数字来看,江苏造纸水平远远高于全国水平,已接近于国际水平。所以我说江苏的“大”并非单指总量大,而是指江苏各造纸企业的单厂产量大,这种发展趋势有利于提高我国造纸产业集中度,形成规模化的大造纸企业。从造纸科学的发展观来看,这也是彻底改变我国造纸业原有“小、散、乱”以及污染等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

    第二是“好”。 “好”指的是绿色、环保、可持续。说到造纸,过去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污染,常用“一个造纸厂污染一条河”来形容中国造纸,这是因为传统造纸的原材料主要是草浆,草浆造纸技术又有其不可避免的污染特性,特别是草浆黑液的强污染性,使其成为了破坏环境的“首犯”,造纸也因此被扣上了“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这三大高帽。那么,我为什么还说江苏造纸“好”呢? 2013年,江苏省最后一个位于新沂的草木混合浆生产企业关停,江苏已摆脱了传统造纸中以草浆为原料的生产制造,目前的造纸原料主要是废纸和木浆。

    江苏造纸的品种,工业包装纸所占的比重很大,而其最主要的生产原料就是废纸。废纸是全球公认的绿色、环保、可再生资源,江苏也一直在很好地利用废纸资源。再者,江苏省地狭人稠,对造纸企业的环保要求非常严格。作为造纸企业,谁更能够在环境要求如此苛刻的条件下生存、壮大,就足以证明其治污的实力,一些企业的环保工作水平甚至还超过了国际水平。所以,像前面提到的“一个造纸厂污染一条河”的事情,在江苏已经不复存在了。

    第三是“强”。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喊资金困难,江苏大多数企业表示没有压力。我们江苏造纸资金实力雄厚,这是因为我们同时拥有国内和国外两个资本市场。大家都知道造纸是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的行业,而这之中最为重要的是资金密集型,所以我说的“强”就是我们的资金实力强。

    还有就是环保实力“强”。现下,有很多“循环经济”、“环境友好”企业都出自江苏,以至于很多环保办法实施都把江苏作为试点单位。要知道,一个企业如果想要获得环保部认可是非常不易的,而江苏获得认可的企业数量位列全国第一,我可以毫不避讳的说我们是绿色造纸、低碳发展。

    最后是我们的人才、技术、设施设备等综合实力“强”。江苏省有很多外资企业,很多造纸人才的受教育程度高,技术水平一流,设施设备先进。在我看来,江苏现在只欠“政策”这个东风。从全国来看,造纸仍处于一个环保低水平发展状态,所以国家对造纸业的监管很严,我们的废纸进口再加工出口贸易不享受优惠退税,使得江苏这么好的发展空间只能被束缚,被埋没。如果国家能够从政策上给江苏开一扇窗,那个么,我相信,未来的江苏一定可以还世界一个绿色工厂。

    中国纸业网:全球经济景气程度低,国内经济增长速度放缓,造纸工业在近两年来也遇到了非常严峻的挑战,您认为中国造纸行业的发展是否真的遭遇到了发展的“天花板”?江苏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的情况如何?

    牛庆民:我不认为中国造纸行业遇到了发展的“天花板”。 什么叫“天花板”?它指的是永远无法超越,形容到了顶点。这明显与我国造纸行业情况不符。作为圈内人士,提出这样的说法,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外行言论或许不惧威胁,但作为我们圈内人士,还一直不断的重复提出“天花板”,说自己行业发展到了尽头,那么国家决策高层就会认为我们真的没有发展空间,怎么会支持我们,更别说给我们政策优惠了,这是在作茧自缚。

    在我看来,我国造纸行业现阶段已步入了深度调整期。部分产品结构性、阶段性过剩,并不是所谓的发展“天花板”。造成我国造纸行业形成现在这一状况的原因,一是前期发展过快,提前消耗了我们市场空间,也就是生产快于市场的发展,所以出现了阶段性产能过剩。二是造纸行业整体发展良莠不齐。由于前期发展过快,供需矛盾较为突出,在行业内出现了注重产销而忽略了生产过程对生态环境污染等问题。所以,一些产品质量差的污染企业也混入其中,这不利于行业整体发展。所谓的“天花板”、发展过剩是说我们所有企业的设备、能耗、环保都达到了统一的绿色、低碳发展的标准,不存在高能耗、高污染企业,在没有可淘汰企业的情况下,产量还有过剩。而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该淘汰的没有被淘汰,有些偷排的、环保不达标、高能耗的企业仍在生产,这怎么能说我们过剩,到了发展的“天花板”?只有等到这些不规范企业全都被淘汰了,给更多优秀企业留出发展空间了,可以静下来理性思考了,造纸才能真正走上健康的发展道路,进入稳定期,而不是像前期那样,疯狂发展。

    说到江苏的淘汰落后产能任务,我们一直是严于律己,两手抓——政策调整和市场调配。首先,我国一些欠发达地区,对小企业是有环保、税收保护的。而江苏是发达省份,在税收政策执行方面非常严格。此外,环保部门会经常对企业开展环保核查,环保水平低的小企业是无法生存的。其次,市场竞争。产品处在同一市场,小企业产品质量不稳定,没有实力跟大企业竞争;再者,原料来源一样,大企业用量大,几乎垄断所有来源,小企业占不到优势,自然会被淘汰掉。

    中国纸业网:我们知道,您是国内废纸回收行业的“风云人物”,您曾说过:中国对废纸的认识存在“冤情”。您为什么会这样讲?

    牛庆民:我从事废纸回收业务有7、8年了,参加过包括日本、韩国在内的很多国际废纸会议,我觉得中国对废纸的认识确实存在误区。首先,我国废纸回收率是比较高的,但对外公布的数字比较低,则是我们在废纸回收量的计算方法上存在问题。

    我国经济一直倾向于出口,出口就意味着需要包装,而作为包装材料之一的纸的经济也就自然地被拉动起来了,但它只是作为一种附加物进行出口,所以没有办法对它们进行统计,也就无法在国内进行相应的等量回收计算,只能通过各造纸厂的废纸回收使用数据来进行计算。全球的废纸交易量目前已达到5000万吨,其中被中国买走的数量已接近一半。大家都觉得我们的废纸都是进口来的,是靠抢占全球造纸原料发展起来的,殊不知这些进口的废纸有很多是出自中国。

    虽然我国造纸业发展很快,但我国进口废纸的总量却始终未有明显增长,这说明我们自身的废纸供给率在逐年上升。我相信,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人均用纸量的增加,废纸的回收率还会增高。

    中国纸业网:近日,商务部提出将加快出台《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中长期规划》。目前,北京、上海等试点城市推动自助废弃物交售、回收热线等新型回收模式。您对我国现有废纸回收问题有何意见和建议?

    牛庆民:关于“再生资源”,我感觉我们国家不管是口头上还是行动上都非常重视,但不可否认的是,国家在这方面走了许多弯路,没有抓住问题核心。

    我国目前从事再生资源回收的企业有差不多10万家,80%都是小企业。从回收的总体情况来看,我们回收率是在逐步上升的。2013年,我们的回收总值达到6000亿,跟2000年相比,这13年整整增加了12倍。这是好的方面。从江苏来看,成立于2007年的江苏省纸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多年来摸索了一些经验,也做了很多努力,去年回收了156万吨废纸,位列全国第一。

    作为原料,国家应从战略角度考虑,制定一些措施,规范市场,企业也要积极配合,但最重要的还是政府。现阶段政府不介入是因为还有很多人觉得行业有利润,有的甚至依靠它来生存,等到我们国民生活水平再上一个台阶的时候,这些个体自然而然的就会减少,到那时,政府就会出政策,企业也会介入,行业才能规范起来,但这毕竟是下下策。我还是希望国家从现在做起,尽早制定出一些好的政策,试点、实施;尽快扶持一些规范企业,做大、做强。

    中国纸业网: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出,要“实行资源有偿使用制度”。近年来,建立和完善排污权交易市场的呼声很高,您对此有何看法?

    牛庆民:江苏在很早以前就提出了要建立和完善排污权交易市场,在今年5月6日举行的江苏省造纸协会年会上,我也特意请来了江苏省环保厅大气办主任刘晓磊处长介绍了我国大气环境现状、国家空气污染防治政策,以及江苏省的具体要求。虽然呼声很高,但实施起来很困难。不是企业不愿意“实行排污权交易”,而是政府不愿意。如果说南京地区企业之间通过货币交换的方式相互调剂排污量,政府还好监管,那跨地区之间交易难度就大了,国家在这一方面还需要进行深入的研究。所以,我们会关注它,或许未来国家可能会有所突破,但目前来讲,对我们造纸行业没有多少实质意义。